又拜山啫,又犯法呀?

前篇:《拜山啫,犯法呀?

今年啲同學又租旅遊巴約埋一齊打齋拜山,拜個廿幾年前畀人打死左既同學。上年都知你同個死鬼同學唔熟,之前都見你冇興趣,今年都預左你唔到。

但你今年唔到不特止,啲同學都未約好人,你就週圍叫人唔好去拜山,話拜山冇 9 用,點都要有個完結。又話,同學畀人打死左,同世上千千萬萬個畀人打死既人一 9 樣,唔使特別理,不如用啲時間同你一齊搞startup。

其實你自己檔startup好多野都重係得個講字,好多人都唔覺有乜機會成事,得你自己唔知做乜懶有信心,咁都算。其他人講兩句話你檔野有呢樣個樣問題,有啲本來係想幫你一齊解決問題等你有啲機會成事,但你乜道理都唔聽,人地一講有問題你就 X 柒人,咁宜家大家都怕左你。咪各有各做囉,本來都冇人可以阻到你。

一齊拜山有冇用,上年講過,你覺得冇用就咪蒞囉,都冇預你啦。但倒返轉,啲同學約埋去拜山,你阻住人叫人唔好拜山已經夠奇怪,重畀你講到人地去拜山,好似會害左你,會阻住你檔startup咁。喂大佬,你檔野查實係乜 9 野蒞架,人地拜個山都會搞到你咁 L 化學既?

咁問多你兩句,原來你最唔妥個拜山搞手一直都要堅持拜山時要講句「世界和平」。你話你冇責任保持世界和平,又話世界和平唔會就咁年年圍埋講就會實現,覺得咁講好 on9。咁我知呢句野係真係得個講字,不過咁多個拜山既人,本身個個諗法都有啲唔同架啦,都冇可能搞手講既野,全部同學全部都贊成架啦。咁搞手出心出力搞打齋book巴士,又唔係講CY萬歲,都係講句「世界和平」啫。「世界和平」本身又唔係乜壞事,就算講左唔會實現,我都係求其講當許個願,互相鼓勵下心靈雞精一下咪算囉。呢句說話再冇用,都係一句齋噏啫,又唔係講左就要入伍去聯合國維和部隊當兵,又唔係講左就要你捐身家瞓身支持,你使唔 L 使咁緊張呀?你做乜講到人地講句說話,好似落你降頭咁大仇口呀?

講到尾,本來都冇預你一齊拜山,你自己個日中意食飯睇戲,或者搞你檔startup咪自便囉。就算有同學應承左同你一齊搞startup,咁人地一年先行開幾個鐘拜個山啫,使唔使講到好似背叛左你,殺左你全家咁 L 大件事呀?人地約拜山,犯法呀,使唔使話人地係雞係鴨呀?

問多你一次啦,查實你檔野係乜 9 野蒞架,啲人講句說話,又或者行開幾個鐘拜個山,你檔野就會冧咁 L 化學,其實係做乜架?你有乜企圖架?其實你搞緊乜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 , , | 1 則留言

今日感言——歧視

有人一邊高調要求反性傾向歧視立法,一邊又高調支持種族歧視行為。

這事情我感到匪異所思。

這大概不是邏輯思維,只是「我喜歡的就是對」思維吧?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南北時政, 司南感言 | 標記 , , , , , , | 發表留言

不想含淚取勝,因想笑著失敗

戰果基本已定,那麼多人不想含淚取勝,反想笑著失敗,也沒什麼好說。周浩鼎已篤定勝出新東補選。所以還是那句,一眾還想改變戰果的左膠(包括我自己),其實已可以慳返啖氣,自求多福。

時間直接跳到228以後,想想建制議員當選以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這段時間左膠們力陳建制當選後,會修改議事規則。但經過這一戰之後,我估計:

建制派就算當選,也不會在餘下任期修改議事規則。

最起碼,建制派不會很積極修改。建制最佳的方案,是由周浩鼎提出修改議事規則的議案,然後任由非建制議員一起拉布拖呀拖,拖到任期完結都修改不了。這樣做既可向建制選民交代,又可營造青年人「選輸都冇事」的僥倖心理,更可深化「左膠又靠嚇」而拒絕分析合作的想法。如此這般,就可達至以下更大的目的。

為什麼不修改?根本就不需要那麼急嘛。相較之下,今屆能否修改議事規則事小,下屆能否拿掉非建制的關鍵三分一否決權事大嘛。而若建制下屆能取回三分一否決權,議席數目肯定夠修改任何議事規則。下屆主席既換(現主席據說不會參選),隨便找個一向已被罵亂剪布又很醜的人(如吳某、梁某、陳某)當醜人做主席,在修改議事規則一事上,濫用主席權力亂剪一次布,就可順利修改議事規則。而此後就無布可拉,三分一否決權又沒有了,什麼政制方案都可隨意隨地隨時通過。*

關鍵三分一否決權是什麼?能吃的嗎?

要達至以上效果,就是在補選中營造新興勢力可以一戰的觀感(先不論事實是否如此,因為也不太重要);更理想的情況,是補選中周浩鼎議員剛剛夠票勝出,而楊梁二人的得票,加起來比周大約多兩三萬票。最完美的話,楊的得票要有五六萬票左右。這樣的票數,就足夠讓新勢力認為自己有足夠實力拒絕參與反建制陣營下屆的配票工作,靠自己力量爭選票,甚至放盡力量爭取帶多一人進議會。

觀乎去屆泛民,面對仍未成形不配票的熱血系,就算使盡九牛二虎去配票,效果仍不佳,勉勉強強才守著關鍵三分一議席。今次新東補選若能營做新勢力成形的觀感,幾可斷定,選票將更分散,建制在五區中多取三至五個議席,應該沒什麼難度。

建制的配票能力

早兩天網上開始有些人提議不如反鐵票,讓周浩鼎的票跑到方國珊那裡去,或亂說一通,讓「港豬建制」投癈票。最初我以為大家說笑還打個哈哈跟大家笑笑,但大家越說越認真,好像這就是答案云云。我實在是嚇了一跳。

建制的配票能力,其實不是說說笑的。那些鐵票之所以為之鐵票,因為是來自沒思想的鐵甲人,根本不可能看看網上的胡言亂語就會搞錯——而首先他們很多都不看網上的東東。以建制的配票能力,我認為他們反而可以把方國珊的票,配到周楊梁三人處去,完成我以上所述的完美狀態。

完美的絕望

文首我就說,戰果其實已定,所以我也不認為本篇會改變戰果。我寫這篇文,只為給自己一個紀錄,讓自己記得自己說過什麼,將來可以認叻/認衰。我幾年前說中國經濟五年內會進入拐彎點,不幸被我言中。本來想把自己的說法找出來認叻,誰知找來找去找不到,大概我只是口頭說說,或在人家的FB下comment,不能找到紀錄。學了乖,寫在這裡,是人是鬼是豬,立此存照。

新東候選人:劉志成、黃成智、周浩鼎、梁思豪、方國珊、梁天琦、楊岳橋 **

* 當然,若建制取回關鍵否決權,又取消了拉布後,他們就不能再賴人「延誤施政」,政府政策的成效就得直接向公眾交待。

** 其實呢,係邊個白癡定呢個要講晒候選人名稱呢個白癡規定架?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 , | 發表留言

選票分析其實很左膠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戰況激烈。近日出現很多人很認真地分析新東選情,試以數據分析得出應選什麼人不應選什麼人的結論,另外又試以曉以大義,力陳建制派若同時取得功能組別及地區直選的過半議席的禍害,大概打算以此鼓勵選民作某種投票取向。我見著,覺得很無奈。

老實說,有意投票的選民中,除了那些建制機械投票人外,有誰真的不清楚投票的形勢嗎?有誰真的有一點點誤會或幻想,以為兩位主要競爭者外,還有第三位有選得上這單議席單票制席位的可能嗎?有誰以為他們不知道建制派勝出之後,就能同時取得功能組別及地區直選的過半議席,反建制的力量就失去了重要的立會否決權嗎?別開玩笑了,怎會有人不知道。

他們不是不知道,他們只是不管。

這一兩年有個新冒起的潮流,潮流中人認為最應該做的事,不是分析什麼是最優方案,如何可以得出最佳的結果,也因此不會在乎那些分析的理據邏輯。他們在乎的,是提出做法的人,是不是「自己人」,是的話,死命撐;不是的話,拼命X。這現象是什麼?其實我們不陌生,是講「雷」的社團文化,講字頭,跟大佬。同字頭的,一吹雞就要到才能表現「雷氣」。是自己人的話,明知會輸也要撐,要死也得一起死,才夠「雷」。

(公道一點說:以往這文化在各式團體都存在,但以往在主要的團體內,這意識很少是團體內主流,但近日一些新興團體幾乎純以此「自己人」意識建立。)

當然,這樣做的人不會認為自己只為「雷氣」盲撐自己人,他們也會為自己的不管後果只撐自己人的做法開脫。以往就看過不少似是而非的「理據」:

  • 「個席位你架?」曰:就是不是,所以你應想清楚你這選擇,最後會讓誰坐上這席位。
  • 「唔選過點知? 」曰:未選也有按理推測的best estimate,唔通唔跟best estimate反而亂估好?係咪唔到聽日見到太陽升,你都唔信聽日太陽會係東面升起?
  • (某近期紅人曰)「不必理會甚麼配票策略,配票帶不來改變……選一個你自己喜歡的,投他一票,就這麼簡單、純粹。」曰:係囉,建制派明明得選票少,但議席多,唔知關唔關配票事呢?係呀,只按自己喜歡的投票,不顧後果,咪以後都冇後果囉。
  • (一位我一向以為有戰略意識的人曰)「我們應支持他所代表的勇氣。」曰:然後我們首先一起變成英勇的烈士。不錯嘛。

這些「理據」,嚇一下人浪漫一下或型一下還可以,但稍稍用一點腦分析一下,就知跟中共的那些說法一樣邏輯不通。但正如以上所說,邏輯通不通,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說法是不是能撐自己人。

既然那些人根本不在乎理性分析,不理會後果,也不會看自己人的說法如何邏輯不通理據不足,只在乎自己一時「撐自己人」的自豪感,那麼多人跑出來做那麼多分析,老實說,連我這個被視為「左膠」的人,也覺得很左膠。能明白分析會看分析的人,其實早就明白。不明白沒看過分析的人,從來不想明白也不會想看。套用近年流行的說法,那些分析 (不管是否合理準確),也只能作者用來自high,對說服一些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的人,毫無用處。

近年很多人口裡說,這是一場戰爭,因此變得激進。而在一場血肉橫飛的戰爭中,有人呼籲各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好,而竟還有不少人贊同,還包括不少口裡說這是一場戰爭的人,這場面真是相當滑稽。大概最後勝利者還無可奈何只會是共產黨。

這篇其實不是希望那些「講雷」人放棄他們那套文化——他們大概不會看到第三段之後。這篇是勸勉那些還在努力做認真分析談理據講邏輯的人(或曰左膠),不如慳返啖氣,自求多福。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 , | 發表留言

暴力,是理性的

若有一個人,他在現制度下只有必輸一途的話,那麼他最理性的做法,就是把現制度搞垮推翻一拍兩散——他失敗了,還不過就是輸了,跟原來的結果並無分別;但若他成功了,制度被搞垮了,一切陷入亂局,若幸運讓他從中搏亂找到生機,就變成大勝了。對他而言,動亂才是理性決定,要他和平守法,靜待那必輸結果,反而不太合邏輯。

年初一動亂的發生,固然有一定或然巧合,但究其源頭,亦源於香港特區政府——尤其梁振英政府,成立而來,政策倒行逆施,把越來越多市民推向沒有翻身機會必輸的位置。就算不是年初一的小販,早晚也有另一導火線,引發這些被邊緣化一群采取激烈手段抗議。

以往議會制度儘管不完善,政府法定權力極大,但政府始終明白權力不受限的問題,實際運作上總尊重不成文慣例,並不會行使那些權力,政策終大致以民意民情為依歸,讓市民覺得公共政策還是相對公道。制度公道,市民自覺就算際遇不佳,生活總還能過得去,就自然當個好市民守法規。

但現政府有權必濫,還要鑽空子於條文間找些新權力出來,視民意如浮雲,諮詢民調作假,政策研究輸打贏要,更盡用本來就不公議會制度及權力架構,把所有違背民意的方案強行通過,官商分贓,予取予攜。市民曾以較平和遊行靜坐,甚至不以暴力為主題的佔領運動作抗議,又或由民選議員在議會內拉布,拖延一下政府荒謬的決定,但在不公制度下,惡法惡政最終還是被強行通過。高鐵從來都是必蝕項目,被強行通過並要增加撥款;公眾質疑的三跑無法通過,則政府決定直接繞過議會上馬;網絡廿三條盡管拉布拖延,最後亦只有剪布通過一途。

市民得到一個清楚的結論:跟著政府的規矩,根本就不會得到公道的結果。理性的選擇,當然不是守著規則等輸,而是搞出亂局,一拍兩散,亂中尋生機。這就是「暴政必生暴力」的道理。

年初一動亂之後,不少人說,暴力不可取,暴力只會引致各方暴力升級,社會動蕩,經濟崩壞,「咁樣對香港唔好」云云。「社會動蕩,全民皆苦」這情況我固然也不想見到,而這些暴力行為,在現在中共掌權的政局下,除了引致短期亂局,實不太可能產生什麼根本的時局改變。而帶領動亂的團體的不少歧視排外理念,主次不分的策略,進退失據的戰術,我亦實在未敢荀同。

儘管希望這些引發動亂的反政府人士,與其他反建制人士一起合作抗衡建制惡勢力,例如在議會選舉等方面合作。但正如我上文所說,或許對他們而言,理性的目標及計劃,就是造製亂局,從中搏亂求生。那合作什麼的,大概就不在他們考慮之列。尤其細看據稱被補人士的身份背景,他們在緊張局面下引發動亂,我更覺得無可厚非,甚至可說,動亂爆發,只爭朝夕。大概在如此政局下,那就是他們最自然理性的決擇,我也無話好說。香港人被特區政府推到這個田地,唯有說句「好自為之」。

 

張貼在 南北時政,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 , , , | 發表留言

趙家犬與性奴

趙家老爺有特殊性好,自持勢大,把童女禁錮在家當性奴。為了維持趙家家規秩序,趙家養了幾頭趙家犬,終日看管著童女,不讓逃亡。

趙家老爺持續性侵童女,童女當然反抗。本來童女見趙家老爺像是個明白人,以為他一時糊塗,就試著跟他說道理,讓他放人。趙家老爺一臉老好人樣子說:「其實這事情我也是為你好的,你孩子不太懂才會反抗。你學學好,不要反抗,輕輕鬆鬆由我替你安排,你也會爽呢!以前幾個,就是學懂肯打開雙腿讓我來,現在都做了我小老婆了,豈不美哉?你就先試一下,若你還是不喜歡我適當時機就放了你。」說著管他童女是否應承,卻又對童女侵犯了許久。童女問適當時機,趙老爺就是拖。

童女想想不對,就開始更激烈反抗,又撞牆又上吊什麼的,但趙家犬什麼都不會,就是學懂會武力制止女童的抗議,每次動粗把女童收服得貼貼服服,好讓趙家老爺得嚐獸慾高高興興。那幾個被玩得殘了的小老婆,為求趙老爺歡心,可多分一口飯吃,每每都幫口勸童女就範。

被侵犯了好一段時間,女童心想,跟趙老爺說道理,他只會跟你扮討論拖延時間;自殘的抗議,試了無數次,又總被壓下不管用。這樣下去,早晚要死。然後一把清晰的聲音響起:「反正一死,不如拼命。」

到了新年,童女竟無意摸到身邊有木棍一碌,起勢拾起就向身旁虎視眈眈的趙家犬打下去,豁出去拼命了。

途人見狀,說:「趙家犬不過是吃趙家屎的畜牲,牠們也要照顧狗乸狗仔。童女用棍打牠真暴力。你不如跟我一起譴責童女吧!」

我回應說:「我屌你啦,仆街!食屎啦!」

 

後記:

我覺得童女可以做得有策略一點。既然都拼命,抓準目標比較有效。趙家犬說到底也只是爪牙,卻有尖牙利爪,跟趙家犬拼了,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卻又動不了趙家。趙家老爺本人(或他其他重要家臣)卻只是個肚滿腸肥的癈人,見到亂子,大概只會嚇到坐倒地上瀨屎。

頭盔:

屌你,你有冇讀過書架?趙家老爺係魯迅《狂人日記》既角色。呢篇好明顯係篇中學生讀書報告啦,仆街。我最中意人地做好孩子奉公守法,最唔中意暴力。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發表留言

今日感言

若果香港郵筒皇冠要移走,咁北京做乜唔拆長城及故宮?

張貼在 司南感言 | 標記 , , , | 發表留言

一週年

據說紀念雨傘革命是失敗的表現——那就讓我做失敗者好了。

去年今天的早上,傻傻地帶了些眼罩在這裡向示威人士派發,下午就發摧淚彈

去年今天的早上,傻傻地帶了些眼罩在這裡向示威人士派發,下午就發摧淚彈

一週年默站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拜山啫,犯法呀?

廿幾年前有個舊同學,冤冤枉枉係學校死 L 咗。咁多年每年都有同學幫手租架旅遊巴,約埋一齊去拜山,順便打堂齋。圍埋一齊梗係一齊X,鬧做乜阿同學死得咁 L 冤枉,總有一日要佢沉冤得雪。

廿幾年,同學畢晒業返晒工,各有各忙。大家都知,一年一次圍埋一齊 X 下,其實都唔可能會點。有啲人來到重要主要當聚下舊,有啲搞手都唔知係咪志在係度sell野,面目可憎,堂齋又悶又唔係好食,個道士撚埋把死人聲又難聽,你估好過癮。

但每年一齊聚一聚,都肯定做到一樣野:提醒自己當年阿同學死得好 L 冤枉,如果自己掛住返工乜都唔理,下一個未必唔輪到自己,另外畀個凶手知,雖然我地宜家各有各忙各有各諗法,但全部都記得佢當年做過乜。

咁我又想拜山提醒下自己,又嫌山長水遠麻煩,咁都有人租左架旅遊巴,咪夾返少少車錢一齊去囉——最多到時唔理個sales佬啫。

個日問你今年會唔會一齊去,你話你諗返覺得自己同個死鬼同學唔熟,佢死唔關你事;你又頂唔 L 順個班搞手,覺得班友有古怪;另外你話成班友坐埋一齊搞堂九唔搭八既齋,都唔知有乜 L 野意思。咁老實講,你講既都唔係話唔合理,你覺得 on9 咪唔好蒞囉。

之但係,你唔蒞咪唔蒞囉,做乜要阻住唔畀架旅遊巴出車呢?你唔係話個凶手都日日搞緊你,你做少日野你都死得咩?架旅遊巴最多坐住班 on9 仔啫,又唔係坐住個凶手,乜你突然間咁 L 得閒理埋啲 on9 仔既,個凶手今日放你假咩?

一年後的後篇:《又拜山啫,又犯法呀?

張貼在 南北時政 | 標記 | 發表留言

藍絲商戶名單——零售及其他

咁好既名單,點可以唔開心share?尤其 iPhone 用戶,請自行參閱。(食肆名單可參考此連結)

戴頭盔:以下資料來自「Blue Justic藍色正義」Android App (連結)。任何資料錯漏,請自行向App設計者查詢。本站恕不負責。

Screenshot_2014-11-09-22-06-34 Screenshot_2014-11-09-22-06-41 Screenshot_2014-11-09-22-06-51 Screenshot_2014-11-09-22-07-02 Screenshot_2014-11-09-22-08-50 Screenshot_2014-11-09-22-09-07

張貼在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 , , , |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