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絲商戶名單——零售及其他

咁好既名單,點可以唔開心share?尤其 iPhone 用戶,請自行參閱。(食肆名單可參考此連結)

戴頭盔:以下資料來自「Blue Justic藍色正義」Android App (連結)。任何資料錯漏,請自行向App設計者查詢。本站恕不負責。

Screenshot_2014-11-09-22-06-34 Screenshot_2014-11-09-22-06-41 Screenshot_2014-11-09-22-06-51 Screenshot_2014-11-09-22-07-02 Screenshot_2014-11-09-22-08-50 Screenshot_2014-11-09-22-09-07

張貼在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 , , , | 1 則迴響

藍絲商戶名單——食肆篇

咁好既名單,點可以唔開心share?尤其 iPhone 用戶,請自行參閱。(零售及其他商戶名單可參考此連結)

戴頭盔:以下資料來自「Blue Justic藍色正義」Android App (連結)。任何資料錯漏,請自行向App設計者查詢。本站恕不負責。

Screenshot_2014-11-09-21-23-53

Screenshot_2014-11-09-21-24-06Screenshot_2014-11-09-21-24-17Screenshot_2014-11-09-21-24-24Screenshot_2014-11-09-21-24-31Screenshot_2014-11-09-21-24-45

張貼在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 , , , | 1 則迴響

[雨傘運動] 兩大運動神曲完美合拼

 

兩首原曲:

撐起雨傘

話你戇鳩怕你嬲

張貼在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發表留言

今日感言——退場警告的反思 (好很多粗口,慎入)

今晚是「退場警告」滿天飛的一天。「唔想流血 / 後悔 / 返唔到轉頭,今晚 / 星期日清晨前一定要撤」呢個消息我由十月四日下午起收到。到呢一刻為止,相類的訊息據說已被證實來自羅致光、劉進圖、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中學校長會、兩大醫學院院長,而睇怕個list會繼續加落去。而另一方面,我身邊幾位朋友同我講,某高級AO,某某學聯內部親口同佢講,話狼狗已下令做野云云。

自928下午雨傘運動開始,「退場警告」一直冇停過——乜撚「警察要用橡膠子彈了,快撤」、「今晚十點 / 十二點 / 兩點一定要暴力清場,快退」、「今晚全天候黑社會介入,打柒班學生,快走」。當然也包括今晚收到那來自四面八方的訊息。

呢啲訊息真唔真?我真係唔知,就算最後冇射過橡膠子彈,唔代表佢地冇諗過射,可能只係佢地見人太多射都唔射唔走啲人,最後決定唔射都唔定。而另一個有黑社會介入既流言,最後又確係成真,但就係因為呢個學生會被人打的訊息好多人收到,啲人反而出晒旺角銅鑼灣保護學生,咁係有驚有險下又捱多一晚。

咁「狼狗下令星期一凌晨老虎蟹都要暴力清場」,呢個消息真唔真?我估唔到。呢幾日已經冇乜野可以估到——你琴日之前幾時有諗過你去搞完事重有差佬送你去搭的士?但我反而諗到另一樣野,咁撚多高官 / 可靠消息人士 / 接近政府人士 / 有名有姓新聞工作者 / 大學高層,又鳩又柒,齊齊出來講野,聲淚俱下。佢地好多唔似係狼狗既人,咁我當佢地真係真心,咁亦即係今晚好撚多重要人物都收到呢個訊息:

「狼狗呢個仆街真係想打撚死啲學生。」

呢個訊息恐怖之處在於,大家一向都知道並確定:

  1. 狼狗係一個仆街
  2. 狼狗係想打撚死啲學生

所以我地聽到之後真係驚——驚到連寫呢個post都有啲驚。

但我寫呢一篇,最想講既係:

咁點解全部人都真係知道狼狗係一個夠膽打撚死啲學生既仆街,我地只能夠避佢同叫啲學生避佢?點解我地要受咁樣一隻狼狗?

又點解咁撚多重要人物有咁可靠既途徑知道狼狗要打撚死啲學生,佢地唔係夾埋一齊叫停一隻叫狼狗既仆街,而係叫學生離開?

又點解係狼辦公室門口工作幾百小時既警察,宜家呢一刻係咁開會諗計過兩日點樣可以完成北京天安門解放軍鎮壓學生之後既創舉,聽狼狗命令打撚死啲學生,然後成世人望住自己個仔時諗起自己將人地個仔打撚死左或打到殘癈?

又點解班警察明知呢條仆街明明正一白癡,出埋啲鳩政策搞到自己放工之後都重要幫細路搶奶粉搶學位,同啲自由行爭路行,啲警察寧願打撚死班坐係馬路既學生,都唔諗下,就算唔擰轉面打撚死呢個坐係冷氣房鳩嗚既狼狗,都起碼拒絕執行佢個啲根本係反人類罪行既order,同埋將所知關於狼狗既罪行爆出來等佢畀天收?

既然全世界都知道,狼狗呢個order係全世界聽到都會令人喊既order,點解幾百萬人竟然冇任何一個人可以阻止佢,而只可以等佢落呢個order,然後諗執行左呢個柒order之後,點樣執佢啲屎?

我地,唔係值得更好的嗎?集會人士唔係正係度幫我地爭取一個有機會揀更好既機會嗎?我只有問題,沒有答案。

張貼在 南北時政, 司南感言 | 標記 , , , , , , , , , | 發表留言

曾偉雄說:你們沒做錯!

胡椒噴霧

(以上嫌太長可看2:20及13:00)

(0:20開始)

然後警務處長曾偉雄向警員說:「你們沒做錯!」

張貼在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 , , , , , , , | 發表留言

良心警察除了辭職,還可以舉報

致警察

致警察:

若你覺得亂射催淚彈亂噴胡椒的是你伙記,你行得正企得正,一起被罵很冤枉,你可以:

  1. 辭職不幹,他們做錯是他們的事;或
  2. 你可以告發那些亂來的伙記 ,要他們承擔他們自己亂射的責任。

你不跟他們劃清界線,我無法分辨只能當你是其一員。

他們亂來,你食死貓被人罵,值得嗎?

 

 

張貼在 南北時政, 司南感言 | 標記 , , , , , , , , , , , , | 發表留言

致那連續工作34小時的警察

致警察

站在人民對面的,從來都只是警察背後的不義政權。

警察你受命站在中間,看著人民目光都向著你的方向,請別緊張,我們望的是你後方。

你覺得不安,其實只要向旁稍讓一讓,讓出一條路,讓不義政權直接面對人民,就可以了。

若你覺得你有維持秩序責任,你甚至可以安排一個安全有序的環境,讓人民跟當權者對話,確保不致大打出手。

當你連續工作34小時,回家看到老婆孩子時,脫下制服後,你還不過就只是一個安份守紀的人?

那坐在冷氣房胡言亂語指手劃腳,甚至已在謀劃要你揹黑鍋的人,為什麼會比你家人朋友更重要?

張貼在 南北時政, 司南感言 | 標記 , , , , , , , , , , , , , , | 發表留言

看柯文哲的回應有感

(來源:柯文哲臉書)

(來源:柯文哲臉書)

柯文哲回應連勝文指其貪汙的回應 (節錄):

“在此,我公布由秘書劉如意小姐保管的互助金帳號、存摺以及所有私帳的細目,除了涉及個資法的人名之外,全部公開透明讓台北市民與全國同胞檢驗。

在徵得我的太太陳佩琪醫師的同意後,我也要公布我們夫妻的財產清單,以及從民國84年到民國102年的所得稅扣繳憑單,這也是中華民國選舉史上的第一次,柯文哲就是素人沒有政治包袱,我可以光明磊落接受最嚴苛的檢驗。柯文哲夫妻過去十八年來的所得稅扣繳憑單,將公開放在競選總部,歡迎連勝文先生指派任何代表前來查驗,然後再提出任何的質疑。"

(全文:柯文哲臉書)

一次選舉中一位候選人若公開所有財產資料讓公眾隨意看,就為以後的選舉定下不成文的清廉標準。以後選舉只要有人說句:「你學柯文哲公開財產再說。」貪腐政客就難以躲避,清廉自然成為當政者的標準。

台灣經歷民主洗禮二十多年,漸漸成熟並脫離光聽口號光看立場就衝昏腦袋盲目投票,選民學會自己的選票的權力與責任,以選票向當權者問責。儘管起步點看來比香港低,各種制度公義,也逐點穩固建立起來。

反觀香港,雖然曾經擁有傲視華人世界的良好法治及政府管治制度,但那只是各種歷史機緣巧合下的一個異數。社會缺乏有效權力制衡,既得利益者的權力集團,濫權獨裁不惜破壞制度以求私利,遲早出現——事實擺在眼前,這幾年權力集團為求自己的目的,破壞香港既有的良好制度,社會嘩然。但缺乏有效的制衡力量,除了高聲疾呼抗議一下,還能做什麼?

今天的台灣不論經濟或法治制度,似仍未及香港;但台灣制度上不斷進步,但香港制度卻被利益集團日削月割,禮崩樂壞。彼進我退,香港人怎能不失望?

張貼在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 , , , , , | 發表留言

無話好說

八月卅一 逼上梁山

圖片來源:臉書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釁」之玄機

近日有一篇聲明,由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發出。其中一句,實令人有所暇想:

「他們的憤慨,因為希望將尋釁滋事者和破壞治安者,將之繩之於法而激起的憤慨。」

(全文:http://www1.jpoa.com.hk/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170)釁

「釁」這個字,全港幾乎沒一個人會寫,連用電腦打字都不會打 (本文所用都只是copy and paste,我試了倉頡好幾次都錯就放棄了) ,香港法律沒有用上此字,在趙連海被人告之前,應該沒幾個香港人知道此字存在,至今雖較多人說上此字,若要放到文書去,大都只能用「尋"孕"滋事」就算了 (讀者自己去Google打個「尋」或「尋  滋事」找找看)。

「尋釁滋事」說穿了,其實不過指「搞搞震阻住人」,本身難以當作什麼嚴重罪行看待,在香港最接近的罪行大概是「游蕩罪」,似乎不足以令警方出動大量警力對付。只有在大陸,為了要打擊趙連海為自己寶寶爭公道,不惜高調拉橫額打官司,中共怕事件再鬧大動搖政治,苦無別策,方胡亂以此「尋釁滋事」把趙連海關了。自此一事,「尋釁滋事」四字才為港人所知,而每用此詞,幾乎都用作譏諷有人以「惡法」抓人。政府及執法機關為求政治正確,此詞實在可免則免。

要投訴近日部分衝擊事件,可用上「非法集會」、「搗亂」、「製造混亂」、「鬧事」、「衝擊」甚至「刑毁」,指事清楚明白,既方便又環保,但以上協會聲明卻用上「尋釁滋事」如此深奧,但指控卻沒那麼嚴厲,香港少用大陸多用之詞語,令人費解。

某「才子」於臉書提到:「以本人經驗,警務人員強項絕對不是語文或寫作,入差館,落份口供,一行至少三四個錯別字,點解忽然警隊有咁多文情豐富一氣呵成嘅才子?」我也實在不得不像「才子」那樣,問問執筆寫聲明那位員佐級警員「係駐守邊個環頭?會唔會係港島干諾道薄扶林過 D 海皮嗰邊?」

延伸閱讀:

張貼在 南北時政 | 標記 , , , , , , , , , , , | 1 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