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含淚取勝,因想笑著失敗

戰果基本已定,那麼多人不想含淚取勝,反想笑著失敗,也沒什麼好說。周浩鼎已篤定勝出新東補選。所以還是那句,一眾還想改變戰果的左膠(包括我自己),其實已可以慳返啖氣,自求多福。

時間直接跳到228以後,想想建制議員當選以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這段時間左膠們力陳建制當選後,會修改議事規則。但經過這一戰之後,我估計:

建制派就算當選,也不會在餘下任期修改議事規則。

最起碼,建制派不會很積極修改。建制最佳的方案,是由周浩鼎提出修改議事規則的議案,然後任由非建制議員一起拉布拖呀拖,拖到任期完結都修改不了。這樣做既可向建制選民交代,又可營造青年人「選輸都冇事」的僥倖心理,更可深化「左膠又靠嚇」而拒絕分析合作的想法。如此這般,就可達至以下更大的目的。

為什麼不修改?根本就不需要那麼急嘛。相較之下,今屆能否修改議事規則事小,下屆能否拿掉非建制的關鍵三分一否決權事大嘛。而若建制下屆能取回三分一否決權,議席數目肯定夠修改任何議事規則。下屆主席既換(現主席據說不會參選),隨便找個一向已被罵亂剪布又很醜的人(如吳某、梁某、陳某)當醜人做主席,在修改議事規則一事上,濫用主席權力亂剪一次布,就可順利修改議事規則。而此後就無布可拉,三分一否決權又沒有了,什麼政制方案都可隨意隨地隨時通過。*

關鍵三分一否決權是什麼?能吃的嗎?

要達至以上效果,就是在補選中營造新興勢力可以一戰的觀感(先不論事實是否如此,因為也不太重要);更理想的情況,是補選中周浩鼎議員剛剛夠票勝出,而楊梁二人的得票,加起來比周大約多兩三萬票。最完美的話,楊的得票要有五六萬票左右。這樣的票數,就足夠讓新勢力認為自己有足夠實力拒絕參與反建制陣營下屆的配票工作,靠自己力量爭選票,甚至放盡力量爭取帶多一人進議會。

觀乎去屆泛民,面對仍未成形不配票的熱血系,就算使盡九牛二虎去配票,效果仍不佳,勉勉強強才守著關鍵三分一議席。今次新東補選若能營做新勢力成形的觀感,幾可斷定,選票將更分散,建制在五區中多取三至五個議席,應該沒什麼難度。

建制的配票能力

早兩天網上開始有些人提議不如反鐵票,讓周浩鼎的票跑到方國珊那裡去,或亂說一通,讓「港豬建制」投癈票。最初我以為大家說笑還打個哈哈跟大家笑笑,但大家越說越認真,好像這就是答案云云。我實在是嚇了一跳。

建制的配票能力,其實不是說說笑的。那些鐵票之所以為之鐵票,因為是來自沒思想的鐵甲人,根本不可能看看網上的胡言亂語就會搞錯——而首先他們很多都不看網上的東東。以建制的配票能力,我認為他們反而可以把方國珊的票,配到周楊梁三人處去,完成我以上所述的完美狀態。

完美的絕望

文首我就說,戰果其實已定,所以我也不認為本篇會改變戰果。我寫這篇文,只為給自己一個紀錄,讓自己記得自己說過什麼,將來可以認叻/認衰。我幾年前說中國經濟五年內會進入拐彎點,不幸被我言中。本來想把自己的說法找出來認叻,誰知找來找去找不到,大概我只是口頭說說,或在人家的FB下comment,不能找到紀錄。學了乖,寫在這裡,是人是鬼是豬,立此存照。

新東候選人:劉志成、黃成智、周浩鼎、梁思豪、方國珊、梁天琦、楊岳橋 **

* 當然,若建制取回關鍵否決權,又取消了拉布後,他們就不能再賴人「延誤施政」,政府政策的成效就得直接向公眾交待。

** 其實呢,係邊個白癡定呢個要講晒候選人名稱呢個白癡規定架?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南北時政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回應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