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台灣的朋友:跟大陸談服貿有如跟騙子談合約

自台中服貿協議熱話起來,香港人要麼沒留意,要麼都反對台灣的服貿,支持台灣佔立法院的民眾。但如每次任何地方出現民眾事件,就總有人出來說三道四,曉以「經濟發展」大義,說民眾反對不智云云。例如今次服貿熱議,就有不少人,以貿易經濟模型說明雙邊交易有利發展為例子,指台中服貿值得支持云云。

固然,兩地開放貿易,理論上對貿易雙方都有利——只要貿易都是基於童叟無欺貨銀兩訖的正常方式進行。

但先別早有經濟學家如Joseph Stiglitz指出,理論上很理想的貿易關係在現實執行上,往往反而導至貧富懸殊等社會不公惡化。也別說今次服貿的條款實為不平等條約,而非正常公道的協議。更重要的問題是,台灣馬統搞清楚今次的談判對手到底是誰沒有?

現在那服貿協議文件上簽署的另一方,可是人所共知視承諾如狗屁的中國共產黨,那些什麼51% / 55%股權看來像是有利的控制權,各種各樣五花八間的准入承諾也好像讓人心動,但這些百分比或文字放在中共眼裡根本就是放屁——一家我以前工作過的香港公司,曾投資得到某大陸公司80%-90%,但這些數字根本沒意思,合資公司仍由舊老闆掌控,香港的公司根本就無法執行表面上的控股權,最後唯有無奈損手離場。

你想:「這太離譜了吧?」我們覺得離譜,因為在香港在台灣,有這等股權爭議,拿到法院去,總有個大致合理的處理。在大陸,噢,原來你對手跟市政府是一路的,管你99%控股,你把案件交到法院去,恐怕是你先被關到牢去三五七天再算。又或者,某天地方政府看上了你的生意,要麼你乖乖賣出來,要麼他以一地方整體之力把你逼走。又或者,某天大陸說一些行業敏感了,一切以政治為首要考慮的中共,管你什麼服貿世貿,要禁你就禁你,要查你就查你。這些離譜的事,你以為以往在中國還發生少了?

台灣的朋友,請看清楚中共所謂的承諾到底是什麼一回事。香港回歸前的《中英聯合聲明》可是在聯合國登記具效力的文件,列明香港有「高度自治」——現在中共的說法已變成「高度自治非自治」;香港《基本法》本應是所謂莊嚴地根據中國憲法生效的香港小憲法,列明香港的普選是「普及而平等」的——現在中共的說法已變成「普及平等的選舉亦可以先有篩選才由人民票選」及「世界的普選準則不適用於香港」。

這根本就是騙子的玩弄文字的把戲,協議談判時,文件上口頭上,什麼美好的承諾都先給你,然後把你騙到手,利益急急都拿到手,到你要求他落實他的承諾時,就諸多籍口推搪,想蒙混過去。而那時你的經濟命脈都在他手裡,實在已無可奈何。這就是我們香港的無奈。

服貿的問題,固然包括不平等條約、議會程序公義等問題。但似乎更重要的,是認識你的對手,從一開始就不應把對方看作正常的交易對手看待。當你們很認真慢慢談協議細節時,套用香港的俗語:「認真你就輸了」,你的對手根本是個騙子,人家事後反口不認賬,你事前把合約的條款寫得再清楚白,字眼上對你再有利又如何?

你們服貿原本已有逐條審議的共識,幹麼突然一夜間要急就章通過?我不知道是不是中共眼見香港這邊的「普選謊言」(見上) 快蓋不過去了,未來幾個月我們也可能要來一次佔中行動,讓全世界知道中國如何背棄承諾,到時你們就會醒覺中共的騙子本性,而不再上當。為免事情敗露,唯有急來先行用強,希望匆匆通過了事。

無論怎樣看,服貿的商業活動,也沒什麼等不得的時間限制,你們的服貿協議要那樣匆匆通過實在是疑點重重,你們的政府若真為市民著想,實在沒必要匆匆通過,方可減低市民擔憂。香港人見你們政府粗暴用強,大都支持你們佔領議會的反擊。

你們在彼方請多加油,在共同的敵人面前,我們兩地人民的命運越來越被連在一起。請共勉。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南北時政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回應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