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人人也是進師盟

人人也是進師盟

 

 

利申:我或者是教育界的工作者,但一直沒確定是否合符資格加入教協,我從未申請成為教協會員。今次選舉我沒投票權,也沒參選權。

本人於大學期間,曾為大學學生會代表會的選委主席,至今一直認為代表會/監議會等組織,能有效發揮監察行政程序的功能,其價值不比行組部門低。

觀乎某些教協理事早前的公開發言,言論如「參選監察教協理事會就是奪權」、「要做事就不要參選監事」云云,令人咋舌,難以相信可以出於認同平等公義的教師之口。至於後來竟然有理事公然以協會刊物單方面批評其他參選者,實令人懷疑其選舉程序的規範是否過於粗疏,連學生會的選舉也不如。

有如此為人師表者,如此作為,實應受到有效監察,方可令人放心。

我至今仍天真地相信,教協的理事們,並無歹心,只不過組織行為,因循多年,前輩們不知不覺養成「大佬心態」,看不起其他對其指指點點的後起之秀,視一切不同意見為「反叛」、「奪權」。

事實就是,連前輩們自己在自己的文章也提到,監事會連於理事會上投票的權力也沒有,到底參選監事會有何權可奪?若理事會深信自己的決定為合理公道,那麼接受更多更嚴格的監察,讓討論的理據通過更多途徑公開,不是更能顯得決策大公無私?

還是教協「大佬」們其實跟共產黨一樣,認為會眾是愚昧的,無分析能力分清對錯,會被別有用心的外間勢力受影響,因此監察得太多就不成?就變成了反叛?奪權?

今天,我雖然不是教協會員,但我也是進師盟了。

(本文另刊於《主場新聞》)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南北時政, 媒體投稿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回應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