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大人:唔好搞細路,OK?

警察大人們:

有怪莫怪,學民思潮成員清一色都是中學生。他們走出來,爭取的是教育政策的問題,不是反對公安法,也不是投訴濫用警權。在警方的執法大權前面,教不教某一科目只是小學雞問題,絕對無損偉大警隊的尊嚴,用不著尊貴的警察大人們動氣。

學民思潮的同學,都非政黨主要成員(似乎甚至沒有政黨背景),以往沒見過有參與過什麼激烈衝擊行為,沒有跟前線警方有什麼衝突過,沒推鐵馬、塞馬路、掟水樽、捱胡椒,據說有不少是為今次國民教育事件才第一次參與社會運動,跟尊貴的警察大人們以往絕對沒有牙齒印。他們都是很克制很冷靜的細路而己 (看片)。

尊貴的警察大人或會說「接到投訴要做嘢,抄身份證係正常程序」,我不懂,就算是阻街有躁音,竟要出動四位警察大人甚至兩位督察處理,我除了要問句「使唔使呀?嚇死人咩?」小人自感卑微,以往報警求助亦得尊貴警察大人派員幫助,心存感激。但當時警察只有兩位,所謂「正常程序」的抄身份證亦非必然。我相信尊貴警察大人有能力及權力,發現投訴只屬鎖屑無聊時,可決定只過去說句「唔好咁嘈」就收隊的。派四人大隊去抄一班看來很弱少可能阻不了街的細路的身份證 (對面的推銷員呢?),我還是那句「使唔使呀?嚇細路咩?」

若尊貴的警察大人們覺得以往市民合法行使行民權利的行動(或其他不合公安法的行動),衝擊過警察大人的汗毛,有礙了警察大人的官威,那請警察大人明鑒,怨有頭債有主,那是另一幫人(主要都是成年人)做的事,與這班學生無關。若警察大人們覺得以往的事官威有損,那請找合法途徑拾回自己的尊嚴,別搞這班細路出氣,OK?

又或者,這根本是上頭有令,這班與警察無仇無怨的細路不搞不成?

圖片來自「學民思潮」面書頁

圖片來自學民思潮面書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南北時政 並標籤為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回應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