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學習新聞兩則

有人看完兩則新聞後,結論可能反而是:「對呀,不能因為孩子焦慮就放棄呢!」

「樣樣精」他日可換來什麼自由我不知道,但孩子的童年被浪費了倒是可以肯定。

================================================

家長操練寫字 幼童焦慮自責

【經濟日報專訊】操練文化荼毒幼童;一項調查推算,逾2成家長要求子女默書和背誦,13%安排孩子補習。有小孩卻因自幼被嚴苛要求練字,升讀小學後患焦慮症,常打罵自己;有家長則為令兒子升讀名小學,為他惡補小學課程,令孩子討厭上課。

專家警告,逼迫幼童操練只會扼殺其創意和興趣,建議幼園學生每天只學寫數個生字,並預留時間玩樂。

兩成家長 要求默書背誦

港大教育學院中文教育研究中心訪問逾900間幼稚園共1,200名幼園教師,評估出分別有20%、25%及13%的家長,要求子女默書、背誦及補習,反映教育局警誡多年後,家長仍推崇操練式學習。

家長滿以為子女贏在起跑綫時,卻不知正為其人生旅途添障礙。全人發展中心藝術治療師及資深輔導員唐明敏稱,部分父母要求孩子自幼園練字,且很嚴苛:「寫過界又擦,沒劃勾或勾得太多又擦,要求重寫。」有孩子不肯再寫字,有的則患上焦慮症。

唐憶述:「有個小二學生總自覺寫得不好,擦得紙張都爛掉,又容易發脾氣,拍打自己、罵自己沒用。」父母帶孩子求助,追溯之下,發現是自幼家長要求過高所致。她提醒家長勿逼迫孩子,應多讚賞他們的努力,並讓孩子玩耍減壓。

鋪路升名校 幼園生倦了

聖雅各福群會樂寧兒童發展中心服務經理梁翠雲亦遇過非一般小孩,中文程度超逾一般水平,卻參加了該中心為程度落後幼童而設的課程:「家長覺得學多樣東西沒蝕底,用來玩是浪費時間。」

但那男童每次都疲累地現身,抱怨道:「又上堂?」做工作紙時又非常抗拒。原來他就讀名幼稚園高班,母親為令他升讀名小學出盡法寶:「她安排了一位大學生,每周兩、三次拿着小學教科書為兒子補習,又要抄寫和默書,又要計小學的數學。」梁稱。

男童亦要學游水、球類、鋼琴、跟外籍英語教師學英文及參加記憶班,常為「趕下場」奔走,社工曾提醒媽媽改變,對方卻很猶豫:「我覺得很難取捨,不想糟蹋兒子的潛質。」梁坦言為男童心痛:「孩子常悶悶不樂、不耐煩,難惹人喜歡。」

她又不諱言,有名幼稚園為投家長所好,要求高班生默寫完整句子,如There are many animals in the farm,再列舉多種動物,包括kangaroo,超出幼童負荷:「有男生能力不錯,卻不享受學習!」
她提醒家長:「幼稚園時光應該是睡午覺、玩玩具,培養快樂性格以面對學習和人生!」

港大中文教育研究中心總監謝錫金指,家長應讓孩子透過閱讀及日常生活中認字,如飲茶時學點心的寫法;但少抄寫,幼兒班(K1)及低班(K2)每天只宜寫幾個生字,且不必工整,高班(K3)則每日寫幾個字、每個寫幾次,免令他們喪失學習興趣。

===============================================

港版虎媽教女 10歲女「樣樣精」

【明報專訊】「若要小朋友將來有出色表現,真的要做tiger mum(虎媽)。」香港母親「Chloe媽」吳秀香談起她把10歲女兒吳爾澄(Chloe)訓練成十項全能的過程,指出女兒已能操流利英、法、普通話、廣東話四種語言,並考獲5級花式溜冰、6級鋼琴、4級聲樂,還有參加合唱團、樂隊、學習小提琴等活動。

「寧犧牲玩樂 換長大更大自由度」

女兒的時間表排得密密麻麻,「Chloe媽」對「虎媽」的稱號直認不諱:「我寧願讓她小時犧牲多一點玩樂時間來學有益的事,換取她長大後更大的自由度。」

「Chloe媽」本身為港人,早年於加拿大與加籍法國人結婚,誕下女兒。除了學習樂器和聲樂,甚具音樂天分的Chloe還有一個比同齡朋友與別不同的嗜好——唱粵曲。吳秀香說:「一日我在家邊哼着《帝女花》邊洗菜,那時兩歲的Chloe也跟着哼起『BB版本』來,後來丈夫着我教她唱全首,她竟然能全部跟上。」自此,Chloe便與粵曲結下不解緣。

愛唱粵曲 兩歲已懂《帝女花》

5年前他們舉家回流香港,「Chloe媽」便替女兒報讀粵劇課程,由拉筋、紮馬、做手等基本功學起,希望建立她的自律和堅持。採訪當日,化上濃妝、戴着頭套的Chloe,這邊廂朗朗上口向記者演唱《雙陽公主追夫》,那邊廂又哼着剛學會的意大利歌劇,調皮可愛。

為了培育女兒成材,除了國際學校的學費,每月的課外活動支出更動輒過萬,當母親的亦要陪着她疲於奔命。相比之下,其他同齡的小孩比女兒擁有更多的玩樂時間,但「Chloe媽」說,從沒一刻質疑過自己的育兒之道:「如果讓一個5歲小孩喜歡做什麼就做,覺得辛苦便放棄,沒有鍛煉過是不行的……辛苦是學習每樣事情的必經階段。」

===============================================

延伸閱讀:

聯邦德國為何立法禁止學前教育?

在德國弗賴堡大學做學術訪問期間,住在湖邊的一套公寓裏。離公寓不遠,有一個小沙坪,裏面有一些兒童玩耍的設施。每次經過這個地方,總會看到三四個小孩在沙坪裏面玩耍。旁邊站著一位女士,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些孩子,即使孩子滿臉的泥沙,衣服上到處是沙子,但她並不干涉。一起散步的另一位中國同事不由自主地感嘆:“老楊,你看這些孩子臉上好陽光,這在國內孩子的臉上幾乎很難見到”。對此我也深有同感。我女兒在一所北京最好的小學之一上學,儘管才8歲,但説話和臉上的表情已經和成人已經沒有多大差別。儘管孩子的媽媽感到很滿意,但我卻有些難過。

湖四週是寬闊的大草坪,不過還有些樹木可以遮蔭。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裏,草坪上有人在打排球、網球、羽毛球, 也有人在踢足球。有的人則在草地上鋪上布,三三兩兩圍坐在一起,不知道是有一搭無一搭的聊天還是只想曬曬太陽,有的則在燒烤。我習慣坐在咖啡館的涼棚下觀察草坪上的人,其中一幕至今難以忘懷:在離我不遠處有一家子在踢足球:丈夫、妻子、大男孩和小男孩(大約四五歲的樣子)。 這四個人分成兩組:一組是丈夫和小男孩,另外一組是妻子和大男孩。雖然被分為兩對,實際上是丈夫和兩個男孩在玩,妻子只是在一邊有一搭無一搭地踢上一腳,並不上去爭搶,但眼睛從來沒有離開丈夫和兩個孩子。父親把球傳遞給小兒子,大兒子上前去搶球。父親擔心踢傷大兒子,所以動作很輕,有時故意出現失誤,讓大兒子把球搶到。小兒子比較勇猛,但球技不精,見哥哥跑來,遠遠就把球傳給父親。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孩子玩耍的勁頭十足,臉上的表情可以用陽光燦爛一詞來形容。

出於好奇心我走過去和這一家子聊天。男士告訴我,兩個孩子都在上幼兒園,週末帶他們出來玩。我問:“你們不利於週末時間帶孩子參加各種學習班?”這位男士用不解的表情看著我:“參加什麼學習班?”我説:“比如跳舞、體操、繪畫、鋼琴、外語、奧數之類的,我女兒在幼兒園期間,除了奧數,幾乎把所有的課程都學了”。男士回答:“我們這裡,學前教育是被禁止的,孩子在幼兒園期間不允許教授專業知識,社會上也沒有類似的培訓班”。

原以為只有幼兒園的孩子不允許學習專業知識,後來才發現上小學的孩子也不能學習額外的課程,即使這個孩子的智商超過同齡人。來自科隆的桑德拉寫到:“今年我兒子7歲,我向學校老師提出,能否額外教他一些東西,因為他5-6歲的時候就自己在家學會了基本的閱讀、書寫和簡單的數學計算。老師表示反對並説:‘您應該讓您的孩子與其他孩子保持同步’。一個星期後我再次去見老師,並出示了孩子高智商的證書,希望得到她的理解和支援,但老師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看重我,似乎我像來自外星的人一樣”。老師進而解釋,孩子智力被過度開發並不是一件好事情,因為必須給孩子的大腦留下想像空間。過多的知識會使孩子的大腦變成了電腦的硬盤,常此下去,孩子的大腦就慢慢地變成了儲存器,不會主動思考了。

儘管如此,我對德國禁止學前教育的做法還是不太理解。為了搞清楚這個問題,我專門請教了德國的教育人士,他們讓我找《基本法》來看看。翻開聯邦德國《基本法》(即憲法)。讓我大吃一驚。其中第七條第六款明確規定,禁止設立先修學校(Vorschule)。

我還是不明白德國憲法為何這樣規定,只好再請教有關的教育專家。他們告訴我,孩子在小學前的“唯一的任務”就是快樂成長。因為孩子的天性是玩耍,所以要做符合孩子天性的事情,而不應該違背孩子的成長規律。如果説在上學前對孩子非要進行“教育”的話,那“教育”的重點只有三個方面:一、基本的社會常識,比如不允許暴力、不大聲説話等。二、孩子的動手能力。在幼兒園期間孩子會根據自己的興趣參與手工製作,讓他們從小就主動做具體的事情。三、培養孩子的情商,特別是領導力。

原以為只有德國才有如此奇怪的規定。後來查了一下歐洲有關國家的情況才發現他們對待小孩子的做法基本上大同小異。例如匈牙利立法規定:嚴格禁止教授幼兒園期間的孩子學習寫作、閱讀、計算等。幼兒園的教育是免費的。(Ungarn: Es ist strengstens verboten in diesem Jahr den Kindern Schreiben, Lesen, Rechnen, usw. beizubringen. Die p dagogische Arbeit der Kinderg rten ist kostenlos).

與歐洲相反,中國的孩子在幼兒園期間已經把小學一年級的知識基本上都學完了。人們有理由擔心,歐洲的孩子在起跑線上已經輸給了中國的孩子。其實,這樣的擔心是多餘的。歐洲人普遍認為,孩子有自身的成長規律,他們在相應的階段要做相應的事情。表面上看中國的學前教育和基礎教育很紮實,但他們的想像力和思考能力已經被破壞掉,由此造成了孩子被動接受知識而疏于主動思考的習慣。

暫且拋開中西教育優劣的爭議和評判,讓我們來關注德國教育的成果:自諾貝爾獎設立以來,德國人(含移民美國、加拿大等國的德裔)獲得的諾貝爾獎人數將近總數的一半。換句話説,8200萬的德國人分享了一半的諾貝爾獎,而全球另外60多億人口只獲得了剩下的一半。

難道這是種族的問題?恐怕沒有這麼簡單。讓我們重新審視德國的教育,看看他們的做法是否值得我們借鑒。同時也希望中國的教育工作者別沾沾自喜,因為今天所做的事情,其實是毀了中國的一代又一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天南地北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兒童學習新聞兩則

  1. Cora 說道:

    細個係香港一直都俾人話蠢, 因為我唔識串/寫D艱深既生字, 考試唔高分, 又唔似其實細路學好多野。但依家睇起黎, 識唔識多幾隻字, 考試高唔高分, 學唔學好多野對我既人生根本無乜關係。眼見以前比我"聰明"既同學依家只係安於/甘於做平凡既人, 講到政治就會說"政治既野與我無關"/"長毛成日攪事, 攪到個社會唔和諧"/"有民主又點?"… 10歲時識多幾隻字, 鋼琴考幾多級, 運動如何厲害, 到底是為了什麼?

    喜歡

    • 司南 說道:

      退一步說,就算所謂「成功」真的很重要,但「樣樣精」真的會「成功」?我們身邊所謂「成功」的人,有幾多個是「樣樣精」,又會彈琴又會武術又會畫畫跳水踢足球?

      喜歡

回應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