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者大」的原居民邏輯

「文鬥文鬥,武鬥武鬥。一定搞到佢成為革命。革命成功一定要流血。我地原居民抗英抗日都夠膽,濕濕碎碎一個政府,搞我地既產業,點解唔夠膽去搞革命。」

「不知所謂的規劃署,重想涷結土地,刮新界土地私人土地民脂民膏,庫房水浸,又唔賠錢又唔補償。」

鄉議局開會討論丁屋僭建問題,部分成員有以上發言。 對這部分原居民來說,他們比其他人多了一個丁權,只要是個丁,就可分田分地,原來這還不算特權,他們覺得他們更應有權在分得的土地上當個皇帝,自己有自己的皇法,說僭建就僭建,要改裝就改裝。你要把香港所有人都要遵守的法例,加諸他們身上,就是「不知所謂」,更是刮他們「民脂民膏」的害蟲。說出以上說話的人,只能說是因為自少慣了「本少爺就是有田有地」的土霸心態,真的以為自己就是土皇帝,不知法律為何物。

僭建的危險,是科學客觀的,並不涉及權力地位身份的考慮,你的僭建跟我的僭建同樣不可接受,不存在原居民的僭建就安全,因此可以接受的情況。對此問題,處理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執法及限令清拆。

政府面對一些目無法紀,公然違法,更大聲說執法的話就要搞革命流血的人,政府只敢低聲下氣提出什麼「理順方案」,這根本就是欺善怕惡的表現——某些青年人,在全沒危害公眾安全的情況下,在地上畫些塗鴉,又不見政府要跟對方談個什麼「塗鴉理順方案」,卻派重案組追查?

作為非原居民的你,是否覺得那部分原居民說自己祖上生活在香港多年,因此應有特權,簡直狗屁不通?

但想一想,他們的邏輯不是很似曾相識嗎? 早前香港有一個流行的《新移民蝗蟲論》,按其邏輯,永久居民已在香港生活多年,新移民剛到沒貢獻,自然不應得同等待遇云云。若按相同邏輯,現在原居民太公那一代已在香港生活,還要抗英抗日,敢問那些大力反對新移民可得六千元者,有哪位的祖上有參與抗英抗日?有哪位敢說自己家族長久以來對香港貢獻良多?若因為新移民來港不夠七年就不應跟你一樣得政府津貼的話,那你祖上沒有抗英抗日是否你就沒資格反對原居民的丁權及僭建權?

新移民替你洗碗洗廁所,你無端得到津貼,卻指他們是蝗蟲;而你死命工作卻還置業無望,有另一些人卻天生就有田有地,反覺得你是在刮他利益的害蟲。你服氣嗎?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南北時政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回應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